一百六十四 又封了谁家门
作者:艾兮焉 更新:2019-10-10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

“淝水。”

龙族少年沉吟一会,忽然从窗口向外一跃。

下一瞬间,青光一闪,伴随一生龙吟,龙族少年化为一条断角的黑龙从窗外飞出,直冲天宇。

骊龙出行,风惊云变。

不过或许因为骊龙折断自己角,封印自己能力的缘故,并没有引来暴雨雷鸣。

骊龙穿行,一路前往淝水。淝水源出肥西、寿县之间的将军岭。分为二支:向西北流者,经二百里,出寿县而入淮河,向东南流者,注入巢湖。

骊龙穿行于天际,宛如闪电,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淝水之上,化作人形落在淝水之上。他一伸手,整个淝水的水汽与他的心神宛如一体。这淝水川流不息,循环不息,漫天的水汽源源不绝。

龙族少年却皱起眉,心神沉入淝水之中并无感到一丝神力。

龙族少年又顺着淝水而下,进入淮河。淮水可比淝水要大的的多,水势澎湃惊人,涛涛水汽经龙族少年激起,直冲天宇,撼动天地。

忽然,一丝异力一闪而过。龙族少年心中一动,从漫天的水汽之中一缕异力,龙族少年轻抚这一缕异力。以低吟的声音说道:“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和氏璧吗?”

龙族少年又一扭身,化为骊龙飞起,直奔冲向洛阳。

洛阳城中繁华似锦,龙族少年穿行其中,走进了洛阳的静念禅院。

净念禅院坐落于洛阳之南的一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山顶上。地理位置上秉承了低调的传统,寺院修建和规模却是完全相反,极尽奢侈华丽。中央七座大殿周围环绕着钟楼佛塔以及数百小院平房,铺满了整个山头,俨然一座华丽无比的佛城。五彩琉璃瓦在落日的余晖中折射着七色光芒,宛若为整个山头寺庙镀上一层佛光。 真是一个令人顶礼膜拜地好地方。

虽然是佛门,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清静,来来往往的僧人和前来拜佛的信徒不在少数,一派繁华的景色。

龙族少年来到山门口的时候,寺院里刚好响起阵阵钟声。寺院里的僧人们要开始晚课了。山门前有一副对联。写的是“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

那知客僧迎上来。看到孤身一人的龙族少年,宣一声佛号丝毫不客气的道:“小施主有何贵干?敝寺晚课,若是祈愿法事,请明日再来。”

“额没豆腐……麻烦你找了空住持。说我陆离拜访,想跟他讲讲经论佛。”龙族少年双手合十说道。

“小施主,若是礼佛,请明日再来。若见主持,主持暂时无空闲时间。”知客僧说道。微微不屑看了看龙族少年。一个小毛孩子也想见主持。还讲经论佛。

龙族少年叹息一声,推开知客僧,便径直往里走。禅院内,佛像高耸,一座座佛像,或凌厉,或神秘,或庄严,看起来很有派头。

龙族少年看了许多僧人,然后摇了摇头。??

“施主。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禁止入内。”知客僧又揽住龙族少年面前。

“让开!”龙族少年呵斥道,那知客僧不由自主的让开身体。但是这时,不远又有两个和尚圆目怒嗔,口诵阿弥托福,伸手扎住龙族少年后颈,向外提动,却不容置疑道:“施主留步,请回吧!”

龙族少年叹息一声,一抬手。一道青色太极从他掌心出现。龙族少年将太极鱼对着三人一照。三人的身体犹如炮弹一般飞出几十米,摔落在地。

过往的和尚们大吃一惊,看向龙族少年。只见龙族少年一甩手,振起一声气浪。这些和尚噗通一声都摔倒在地。这些和尚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什么时候才七八岁的孩子。就这么猛了?

龙族少年轻蔑的冷哼一声,大步走进内院。被击倒的和尚看到自己拦不住龙族少年,扬天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声如洪钟,响彻内院。

顿时,一道道矫健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冲了后粗来。一个个和尚顶着一个大光头,其中一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扫视被燕小北一掌击倒的和尚,问道:“悟净,发生了什么事情。”

“悟能师兄,这位施主想要强行闯入内院,我不是对手。”那个知客僧羞愧道。这个悟能虎目怒睁,道:“你是何人,为何闯入我静念禅院。”

龙族少年又叹息一声,说道:“昔日,吾游玩恒河也曾与即将前往上界的迦毗罗卫国太子见过一次。那时的迦毗罗卫国太子性圆通慧,为言施、为心施、为眼施、为身施、为座施为察施、为和颜施。想不到如今,他的弟子徒孙却是如此模样。真让了失望。”

“大胆!”悟能怒喝,脸色涨红。他虽然是和尚,显然不知道迦毗罗卫国太子是何人,只觉得此人真是无礼,居然跑到静念禅院来闹事,还敢胡言乱语,也不管他是不是孩子,必须给他一个教训,不由提起全身功力,大步而来。

“区区小杂种,居然敢跑到我静念禅院闹事,说!是谁主使你的?”

“放肆!”龙族少年眉头一竖断喝一声,声如洪钟,宛如龙吟。悟能顿时只觉得心脏一疼,眼前一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瞬间,周围的和尚大吃一惊,不明白悟能为什么会突然下跪。

这些何人和尚实在是不可思议,叫道“你……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

“妖法?”龙族少年冷笑一声,怒斥道:“滚!”

龙之一怒,天崩地裂,龙之一吼,造化归服。龙族只需一声号令,天地六气五行都本能臣服,受其支配。何况是区区凡人。纵然龙族少年封印自身,但是龙君威仪,也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够承受。区区几个和尚岂能受的了龙的斥令,顿时纷纷扑倒在地,翻滚着滚了出去。

忽然,这时一声阿弥陀佛响彻天空,如暮鼓晨钟。回荡虚空。

空气震动。

八百僧人如潮水冲向这边,几个看似德高望重的僧人走了出来。

龙族少年冷哼一声,不耐与这些凡人交流,顿时反手一挥,这些武僧顿时七零八落,四散飞起,摔落进寺院各个房间都是。接着一道青色太极环凭空而生,青色的太极罩在寺院之上缓缓旋转。接着只见寺院的门户,角门,就连凉亭、走廊的门口也都升起太极,都似缓时急的升起一道太极八卦的光膜,将各个门封住。

这些武僧大惊,连忙上前。却不想这光芒犹如一道墙,将他们堵在房中。几个急脾气的僧侣,提起真气用力拍向八卦光膜,却不想光膜动也不动,反而传来一股更巨大力量将他们推倒在地。越来越多的和尚攻击光膜,但是越是攻击光膜的反击力量越大,一时间居然撞到鼻青脸肿。

“走窗户!”忽然一个和尚看到空空如也,没有光膜的窗户顿时叫道。和尚们顿时恍然大悟,恼羞的和尚们一个个运足轻功向窗外跳去。

龙族少年一捂眼,露出掺不忍的的表情。

果然,这些和尚一个个撞到无形的墙壁上,撞到头破血流,满头是包。他们惊愕至极,从未见过的术法景象让他们震撼无比。不过,他们毕竟是和尚,并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膜拜。反而对一个个封印的太极,感到愤怒。

“撞墙!”忽然,又有一和尚说道。一些握着禅杖或者重家伙的和尚顿时运足了力气,对着木质的墙壁砰砰砰一阵乱砸。这些武僧习武数十年,修为精深。手中几十斤家伙一击便是几个合抱的大树都能击断,却奈何不了区区一面薄薄木墙,反而被反弹的内力震动受了内伤。

龙族少年摇摇头,却知道这些人根本不了解道术本质,只用肉眼去揣测。

以他们的做法,若是其他学派术法或者佛学术法,倒是正巧选择。但是唯独对于道术却不对。

道家的术法与其他学派术法几乎完全不相同。这种不同不仅仅在于表象,更在于本质。常人学派的术法或者功夫都以表象的规则开始入手,逐渐高深深入本质。故而,其他的术法大多都依照现实规则显化,破坏力与伤害力远远比道家术法巨大但是也严格受现实规则本身限制,受现实影响。

反而道家术法,则是以内本质向外逐渐构造。在道家的思想之中,世间一切都为“炁”之所化,所以他们的术法也都建筑在“炁”的变化为规则而创造,所以术法都为“炁”不同姿态。所以,道术的施法对象并非哪一个单独目标,也不是什么单独范围,而是对于一种“炁”,一种变化的“概念”。

就像龙族少年术法,对应便是整个寺院,封门的太极便是封印意寓的“象征”,房屋才是封印的本身,而非单纯封住门。所以同样的封印之术,其他学派叫做结界,唯独道术叫做禁制。

龙族少年看了一眼这些和尚,说道:“尔等这些和尚,自称佛门高僧,佛家圣地,却是一群修身不修心的和尚,居然也敢说自己是高僧,居然也敢说静念禅院是佛家圣地?今日,我封寺十日,此间僧可出,佛可出,凡夫俗子亦可出,唯独秃驴不可出。且此间,人可入、鬼可入、路边野狗也可入,唯独和尚不可入。”(未完待续。)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