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舞泪(105)
作者:鑫桥 更新:2019-10-10

    一百零五?恶魔征兆

  这段时间我们真的很忙,家里来了几次电话催我回家看看都没空,整天忙着卖厂、招聘饰品设计人员、张罗开直营店、做加盟材料、接待加盟咨询……总之脑子里想的都是怎样去实现曼清的梦想,回到家总是一身疲惫,草草冲完澡就倒在床上。

  今天上午我自己开车去上海。任海洋这个上海总代理做得有模有样的,个把月时间已经发展了六、七家店,让我今天务必去那给他们做些培训。

  曼清这两天持续发烧,大概是前段时间忙坏了,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而且食欲下降,所以我让她待在家里休息。店里反正有潘文玲照应,我前些日子也拿到了驾照,可以自己开着车跑上海。

  到了上海我先去看了干妈,然后去位于徐家汇的“恋爱物语”上海总店帮着任海洋的未婚妻为六家加盟店的加盟商做培训——在短时间内能吸引这么多加盟商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这其中两个还是上福会的会员,所以沟通起来很轻松,只是在前期少不了在各方面进行培训,完了之后还去那些分店一一做现场指导,一天下来折腾得够呛,回到家喝了点曼清煲的老鸭汤,澡都没洗就爬**。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这人累了就好做梦。梦里咱们这“恋爱物语”开遍全国各大城市,曼清的身体完全恢复了,那个约束曼清婚姻的荒唐协议也失去了效应……我和曼清在我们老家举行了隆重的婚礼,蜜月最终还是选择在丽江古城,我们和秦媛媛不计前嫌开心地喝着酒,曼清提到的那个小卖店的老婆婆也在一边陪着……熟悉的过街楼客栈,宽大的床,我堂而惶之的抱着曼清,幸福的除去曼清身上的衣服准备发生关系……

  我兴奋得全身发抖,感觉正要**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耳边传来曼清的抽泣声,忙睁开眼,见曼清穿着睡衣正俯身看着我,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还在发烫?”我坐起身搂着她,先是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正常,烧应该已经退了,见她强忍着哭浑身抽搐的样,我有些心疼地捏着她细细的手臂。

  她摇着头,说没什么,只是想静静地看着我,说着猛然哭出声,抱着我哭道:“张木,我怕我以后再也不能这样看着你了,抱着我好吗?”

  这事来得有点突然,自从我们开了“恋爱物语”后就没见她情绪有这么大的波动。我拍着曼清的后背安慰她,让她别胡思乱想,一只手去解她的睡衣,想温存一下缓解她的情绪,说起来我们都大半个月没亲热了,回到家她也总是包裹在睡衣里,平时也就仅限于亲吻脸颊和拥抱。

  “张木,不行?”曼清猛地抓着我的手,神情中带着慌乱,这让我起了疑心,有些粗暴地强行解开她的睡衣,而就在那一瞬间,她奋力挺身关掉了台灯,在黑暗中大声地喘着气。

  是的,**在黑暗中更有感觉,我抚摸着她那诱人的身体,呼吸着熟悉的体香,轻轻地吻着她凝华的**。

  只是片刻,我便感到曼清很紧张,手所触摸的**有微弱的跳动,这种感觉明显与兴奋无关,我不解地问:“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发烧我没在家照顾你所以不开心?千万别胡思乱想,只是小病,明天就会好的。宝贝你听我说,现在我们的店越开越多,你应该感到开心啊?明天吴钱那也约好了几个想加盟的,乖乖睡,等明天身体好了我们一起去那和他们谈谈,好吗?”曼清没多说话,哽咽地回了个“恩”字。

  就在这当儿,我偷偷伸过手打开灯,不料曼清被这灯光吓了一跳,捂着睡衣跳坐起来,人往后一仰,倒在床上,差点就滚到床下。

  “你干吗?”我惊讶地问。

  曼清睁大着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哀求地说:“张木,你把灯关了,关了好吗?”我没关灯,而是好奇地看着她**在外的**,居然有些隐红的斑点,曼清见状忙拉好睡衣,低着头蜷坐在那。

  “是皮肤过敏吗?”我侥幸地问。

  从我知道曼清身患艾滋开始,我便翻看了许多关于艾滋病的常识,知道艾滋病发作的时候身上会起疱疹,而且发烧、体重减轻、厌食这些都是病发症状,只是我不敢往那方面想,但曼清的神情已经说明了问题。

  曼清没回答,低头抽泣着,那身影说不出的单薄可怜。

  我默默地看着曼清,只觉得内心一陈揪心般的疼痛,身体有点僵硬地爬到曼清身边,用手缓缓托起她的头,强忍悲伤地说:“一定是皮肤过敏了,对吧?明天我到医院配点药,吃了就会好的。”

  曼清泪如泉涌,用拳头捶打着我的**,哽咽着说:“张木,你为什么要开灯,为什么要开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能瞒着你,我知道你早晚会发现的,可你说我该怎么办?用不了多久我全身上下都会这样,我该怎么办,我再也不是那个你觉得漂亮的曼清了,身上都会溃烂,我不想你嫌弃我,我怕你不**……张木,我,我这样活着太苦了,我……我不想被别人看不起,我不想再在这儿了,我想回家,回那个小屋,好吗张木?如果你还爱我,答应我好吗?”

  曼清的话听在耳里我心如刀割,我紧紧地搂着她,眼泪止不住从眼眶涌出:“傻瓜,你该告诉我的,以后任何事情都别瞒着我了,好吗?我永远不会变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在你身边照顾你。我答应你,我们回泸沽湖,回小屋,每天我陪着你去划船,弄篝火,就我们两人跳,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回来,好吗?等你病好了……”

  说到**我已是语不成声,手无力地为曼清抹着眼泪。她点着头,说不哭,让我也别哭,说我哭了她心很疼,这话让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