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番外
作者:爱美人 更新:2019-10-10

倾辰和小包子在个唱中演唱了对你爱不完以后,旋即刮起了一阵旋风,风靡全球。

在这一阵旋风的吹动下,风云国际广告部的同事纷纷盯上他们,摊开好几个广告给倾辰选择接拍。

倾辰看来看去,最后只确定了一个化妆品广告,其他的都退回去了。

其实他们也盯上小包子的,但倾辰以他们学业为重拒绝了,小包子跟着他上台,已经够他们臭美和臭屁的了,再让他们出来拍广告,他们一定要飘上天去的,还是让他们消停,好好上学吧。

倾辰的化妆品广告是和某女星一起拍的,化妆师给他们化了无可挑剔的妆容,广告画面十分清新,其中有一个动作,让倾辰轻轻挑起女星的下巴,一个俯视一个仰望,眼神相接之时,含情脉脉,欲语还休,别说有多暧|昧了。

倾辰的眼神有时就像会放电,那女星被他勾了魂儿似的,眨巴着桃花眼,满脸的崇拜仰慕流泻无遗,话外音好像就是:王子,王子终于来解救被围困在九重宝塔下的灰姑娘了。

他们不愧都是经验丰富的巨星,电视广告和平面广告都拍好以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倾辰卸妆以后便独自驾车回家。

回到家里,看见小包子又在逗着小小包子玩:“BB,你要吃七星莲子糕麽,这是留给爸爸吃的最后三块了,你要想吃的话,赶紧叫声好哥哥,哥哥就分一块给你。”

“爸爸,你回来了!”御清越奶声奶气的朝倾辰大叫,完全不理会逗弄他的小包子,迎向倾辰。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累不累?饿了没有?快看,这是我们让莲姨做的七星莲子糕,特意留给你吃的,感动吧,快来吃了吧。”小包子看见倾辰回来,立马转移重心,端着仅剩的三块莲子糕,蹦跶到倾辰身边。

倾辰捻起一块吃了,说:“嗯,味道不错,这块给小清越,留一块给你们的子男爸爸吧。”

“哦,好吧,这块是给子男爸爸的。”小包子拈了一块给御清越,乖乖的想把剩下的一块放进冰箱去。

“在说我什么啦?”

小包子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御子男的声音从门口飘进来。

“子男爸爸,你回来了,快看,这块七星莲子糕是倾辰爸爸说要留给你的,感动吧,快吃了吧。”小包子很卖乖的跑到御子男面前,把莲子糕给了他。

御子男咬了一口莲子糕咀嚼,深情的望着倾辰,说:“是不错,好吃,果然你们的倾辰爸爸最知道我的心意了。”

小包子吐着小舌尖,子男爸爸这个马屁也拍得太明显了,连他们都看出来了。

晚上,倾辰和御子男洗漱以后回到卧室,看见御子男也跟着他进来,没有去书房工作,诧异的问:“今晚不加班了?要早点睡不?”

御子男搂着他的腰,摩挲着他的脖子,说:“要加班,今晚和你加班好不好,我们要好好亲热。”

倾辰听了心襟摇荡,笑道:“好啊,你不怕累的话,我就奉陪。”

“我们是亲热,当然不累,我一定要喂饱你这个小馋猫。”御子男一边吻着他的耳垂,脖子和喉结,手掌在他身上游走,很快便滚到床上去了。

当吻到倾辰的红唇时,倾辰轻轻咬着他的下唇,让御子男痉挛了一下,笑道:“我才不是小馋猫,还有,说什么喂饱我,好像欲求不满的人是我一样。”

“嗯,好吧,馋猫是我,欲求不满的人也是我,行了吧。”御子男已经褪去他的睡袍,舔|吻着他胸前的点点,已经坚硬的部分蹭在他身上。

一场**蚀骨的云+雨过后,御子男搂着他光洁的身体,轻声问:“满足了麽?”

“嗯,还好。”倾辰蹭着他的胸膛,一点点不满的说。

御子男轻拍了下他的PP,笑道:“什么叫还好,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满足的,今晚你想要怎么折腾,我都满足你,怎么样?”

倾辰眼前一亮,他可顾不得矜持,手臂勾着他的脖子,说:“好,今晚就折腾到你累了为止。”

御子男微微一笑,一个翻身,又将倾辰压在身|下。

倾辰已经发出重重的喘|息,趴在御子男胸前动也不想动了。

御子男抚着他耳畔的碎发,吻着他的脸颊,问:“还要吗?”

倾辰刚喘过一口气,轻蹙眉头,说:“你……歇歇吧,你还真是有点那个什么淫什么无度了啊。”

御子男拥着他的肩,笑道:“宝贝,我还不是为了你麽,你反而怪罪我了?”

“为了我?”倾辰愕然,是他先提起要加班的麽?好像是精力旺盛的某人吧:“明明是你先提出的,现在说是为了我,哼,你好伟大哦。”

御子男亲了下他的额头,说:“我经常因为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你心里很不满吧,以后的周末和假期,我都留给我们二人世界,怎么样?”

倾辰心动,说:“你是做到才好说,别每次都糊弄我,好像我很好糊弄一样。”

御子男蹭着他的鼻尖,说:“当然会做到,我要为我们失去的那五年补偿回来,。”

说起那五年的等待,倾辰闷哼一声,他现在才不会为了他再默默等待五年,再天大的理由也不会。

看见今晚异常柔情的御子男,还真不像他平日的风格呢,诧愕道:“你今晚这么温柔,还对我说那么动听的话,不对劲,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说,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我哪有什么瞒着你?”御子男捏着他的鼻尖说:“你想到哪里去了?”

倾辰撇了下被他捏痛的鼻尖,说:“没有?可你今晚这么温柔,还说什么以后周末和假期都要留给我们二人世界,以前怎么不见你有这样的觉悟?快说,到底是为什么,你知道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多的。”

御子男知道瞒不过他,只好实说:“没有事情瞒着你,你别乱想。只是,下班回来之前,广告部的同事把你今天刚拍好的广告传给我看,让我签名,嗯,画面很华丽很完美。”

“所以呢,还有什么问题麽?”倾辰仰脸问他,毕竟是自己辛苦了一天的劳动啊,他才不要让御子男一句话什么的就否认了。

“没有问题,拍得很好,无可挑剔,真的。”御子男肯定的说。

“那你还因为这个……”倾辰想了想,他也不笨,很快就想到了,忽的恍然笑道:“我明白你有什么不满了,你是觉得我和女演员靠得太近,镜头……很抢眼,所以看了不高兴了?哼,我就说你嘛,今晚怎么就那么温存,款款深情,还怕我欲求不满,还许诺以后周末和假期都要过二人世界,原来,你也知道紧张了?”

想到这个结果,倾辰甜甜的笑,他就喜欢看御子男窘迫的样子。

御子男被他看破,只是拥紧了他,把他的脸压在怀里,说:“我知道,虽然她长得不错,你不会看上她的。不过宝贝,全风云国际的人都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让你以后和我一起看着风云国际的变化和发展不就好了麽,非要放不下音乐,好吧,我也不拦着你,只是,以后的广告拍摄,MV拍摄什么的,能不能不拍得那么……惹火?你是我的人呢。”

“是你的人怎么啦,我就不能有我拍摄的自由?”倾辰下意识的反驳。

“不是,我是说,你要顾一下我的感受,不要接拍暧|昧的画面,看那女星被你的眼神电倒的样子,想想她这样和你拍了一天的广告,我心里就不是滋味。”御子男悻悻的说。

倾辰手肘支在他身上,看着他说:“你这是吃醋呢,还是为了你的颜面呢?”

御子男直视着他的眼睛,说:“你说呢?和你夫妻三年,相爱九年,你说我是吃醋还是为了颜面?”

御子男灼热的目光,让倾辰有点不敢逼视,终于不受控制的笑倒在他身上。

御子男拍了下他的PP,说:“笑什么笑,很好笑麽?”

倾辰笑得更加肆意,御子男瞪视着他,让他笑个够。

终于,倾辰喘了口气,说:“我才知道,你吃醋的样子是那么可爱,嗯,很好看,我很喜欢哦。”

御子男知道是自己表现吃醋的机会不多,就让他得瑟一回吧,抚着他的下巴说:“倾辰,答应我吧,以后不再拍摄暧|昧的画面好不好?我知道你不喜欢在幕后管理风云国际,以你的才华和实力,让你放弃音乐也不实际,只是,少一点暧|昧,可以吗?”

倾辰也不想他们之间有什么猜疑和不信任,说:“知道了,我答应你就是,以后都不会再拍那样的画面。”

“这可是你说的哦,如果你还敢拍摄,我就要罚你。”

倾辰无可无不可,搂着他的脖子问:“还来吗?”

“还来,你果然要不够,还不承认自己欲求不满。”御子男宠溺的嘲讽他。

倾辰低哼一声,谁叫你陪我的时间太少呢,怎么可能要够?想想以后的周末和假期都是二人世界,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御子男再次压在他身上,再也没有放过他,在小包子第二天早上来叫他们起来吃早餐时,倾辰怎么也不肯爬起来,才不禁有些懊悔。

这样过了大半年,倾辰的活动减少了些许,御子男果然在周末和假期都早早回家陪伴他和小包子,一家子其乐融融,虽然不能做到每一次,但对于倾辰来说,他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了。

只是,他好像忽略了一点什么?

过完新年不久,倾辰便收到国际上享负盛名的安德烈设计师的邀请,想请他担当安德烈服装的走秀模特。

安德烈倾辰是知道的,他设计的服装在皇廷贵族中极富名望,在流景星球的上流社交圈,没有几个人没穿过安德烈设计的服装,他设计的服装以华丽大气,繁复瑰丽着称,是皇家贵族,上流名媛公子的首选,也是他们婚嫁礼服的不二选择。

所以,安德烈服装在流景星球就是贵族,婚嫁的象征。

倾辰非常珍惜这个邀请,看着安德烈的助理传给他的服装图片,并告知和他搭档的女星是谁。华丽贵气的服装,倾辰一看就喜欢,暗暗懊恼他结婚时怎么没有选择安德烈服装呢?

倾辰知道他现在的活动不多,问了唐岚,果然还没有排到5月的行程,便很快就回函答应了。

到了5月,倾辰和另一个合作的女星提前一天到达安德烈,住入他们安排的酒店,当晚便抖擞精神的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无非就是宣布他们今年新款设计的方向潮流和新意,比往年增加了哪些时尚因素等等。

倾辰和女星只在最后的记者提问中,回答了一些关于安德烈服装的问题,这些都是他们早就做好思想工作的,所以都很准确完美的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第二天晚8点,时装秀正式开始,会场坐满了来自各地看秀的名媛公子,有上流贵族,有富豪大亨,还有当地的皇妃公主,也前来看秀,给这场时装秀更增添了迷幻的色彩。

这个晚上的时装秀充满了梦幻的绮丽,女星很漂亮,气质俱佳,她走了三场秀以后,便到倾辰出场,倾辰俊俏无双,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贵气,和令人心动的气场。

这些观众果然都是豪门贵族,即使心里喜欢得要命,也要矜持着不让自己太疯狂,所以他们的出场,只引来一部分小声的议论和尖叫,都“专心致意”的看秀。

虽然是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倾辰和女星的走秀热情。

因为安德烈公司把会场布置得很梦幻,音乐,现场,都设计得亦真亦幻,让人迷恋。

安德烈服装有很重要的婚嫁系列,倾辰和女星的配合是必不可少,他们都是成名的艺人,也没有在意,两个人频频一起出镜,这才引起一些人的尖叫浪潮。

最后的高|潮,安德烈已经对倾辰和女星计策过的,在梦幻的音乐梦幻的现场,倾辰牵着女星的柔荑,女星捧着遮盖了她曼妙身材的大束鲜花,和倾辰一起缓缓走出,新郎新娘郎才女貌,彷如佳偶天成,台下已经有人欢呼起来,也许他们觉得这一对是那么天造地设。

倾辰向台下看着他不眨眼的美女招手微笑,让她们更加疯狂起来,在倾辰和女星即将走到T台尽头的时候,他们停住脚步,按照安德烈昨晚的设计,倾辰牵着他的玉手,二人面对面含情脉脉,像一对喜结良缘的新人一般,倾辰该对新娘送上一个甜甜的吻。

在倾辰的唇离女星只有三寸,蓦然想起,他曾答应过御子男以后不再拍暧|昧的画面,如果这个吻落下,他可以想象,他回去了将要面对御子男怎样的哀怨。

可是,如果不吻下去,他就是单方面的违约,虽然不算严重,但也是不合规矩的,作为艺人,倾辰觉得,他也必须有艺人的“职业精神”。

吻?还是不吻?

倾辰为难了,无论选择哪一个,他都难辞其咎。

可是,这是现场走秀,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思考,缓缓靠近女星,倾辰蓦地心念急转,计上心头,于是挑着女星的下巴,轻点了下她额头上的一粒璀璨硕大的水滴形水晶钻,停留了三秒,才放开女星,女星缓缓睁开双眸,会心一笑,然后二人再慢慢走回去。

掌声如雷,欢呼和喝彩声不断。

倾辰亲吻她头珠的那一幕,虽然说是亲吻,却隔了一层冰冷的水晶钻呢,顿时大家都叫好起来,比起真正的亲吻,让这些所谓的贵族名媛更加容易接受,真是离奇的逻辑。

不过,倾辰更感欣慰,大家都接受,他和御子男也可以交代了吧,何乐而不为?

时装秀结束以后,倾辰当晚就乘飞机赶回去了。

回到家里,已经下午五点,御青云带着御清越一起去接小包子放学,还没回来,倾辰感到特别困,没有理会莲姨叫他吃点东西,只说自己很累,想睡一觉,就上楼去洗了个热水澡,便爬上床睡下。

莲姨看着他十分疲倦的背影,也心疼他累了,御青云和小包子他们回来时,只告诉御青云,倾辰回来了,不过他很累,在楼上睡,却没有告诉小包子,怕小包子跑上去吵到他休息了。

晚饭的时候,莲姨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楼去叫醒倾辰下来吃东西,正好御子男回来了,也许他知道倾辰今天回来,所以很早就回来陪他吃饭……

莲姨刚想叫住他,却见御子男放下公文包就往楼上去,小包子叫他吃饭也没听见。

御子男打开卧室的门,然后便反锁上,走进卧室。

倾辰睡得很沉,呼呼的鼾声比平常都响了一些,想是真的累了。

御子男坐在床头看着诱人的睡美人,又是心疼又是好气,该不该罚他呢?

也许是感应到他的怨气,倾辰抬手揉了下鼻子,又睡了过去。

这个动作彻底挠到御子男心里去了,把倾辰抱了起来,靠在他他肩上。

倾辰迷迷糊糊的,睁开惺忪的双眼,看清楚是御子男,嘟嚷道:“你回来了,好困哦,你怎么啦,脸色好像不是很好。”

御子男咬牙道:“你不听我的话,你说,该怎么罚你?”

“我哪里没听你的话?”倾辰叫屈,已经清醒了大半:“我没有拍暧|昧镜头。”

“还说没有,都亲下去了。”

“那不算,我没有碰她,只亲了她额头上的水晶珠。”

“反正就是亲了,还是那么多人看着。”

“你是强词夺理,我不和你说。”倾辰挣扎着起来,想逃离他身旁,御子男现在很危险。

御子男哪里让他逃开,把他拉回怀里,说:“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呜呜,不要,我没有做错,那是安德烈设计的……”

御子男哪里听他那么多,拉开他的睡袍,倾辰也许回来太累,只披上一件睡袍就睡,内衣内裤都没穿,御子男一拉开他的睡袍,莹白滑嫩的jifu便暴|露眼前。

御子男咽了口***,心一狠,把倾辰翻过身来,“啪”一声,一掌落在倾辰白嫩的PP上面。当他举起手掌想再次拍下,倾辰叫道:“呜呜,你敢再拍?”

御子男的手掌停在半空,看着倾辰濡湿的双眼,无限委屈,再也拍不下去了,把他抱在怀里,心疼的说:“今天上班的时候,精神一点都不集中,差点出错,一下班我就匆匆赶回来,就想看见你,昨晚看见你的现场直播,一直都没睡好呢。”

倾辰靠在他怀里,说:“一回来就想罚我,还说什么想看见我。”

“我还不是在意你。”御子男吻着他的腮帮子,轻轻揉着他的PP,说:“宝贝,还疼吗?你要是不高兴,你打我好了,我一定不还手,下次我宁愿打自己,也再不舍得拍你一下了。”

倾辰闷哼一声,说:“我才没有你那么暴力,动不动就动手。我饿了,要下去吃饭。”

“好,我来喂你……”御子男舔吻着他的唇,和他唇舌交缠起来。

THE END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呵呵,希望以后在新坑还可以看见大家。。

以后的新坑都将延续包子,甜蜜温馨系的风格,希望大家喜欢╭╮

专栏求收藏,新文先知道,谢谢大家,虎麽大家,献上包子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