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破阵与厮杀
作者:镜中观花 更新:2019-10-10

吴钱全身笼罩金芒,朝着左侧疯狂奔去,他打算仗着自己有金乙真元护身,不惧灰色的毒瘴,而冲出一条路来。不过,吴钱显然是把这个阵法想得简单了,就在他奔出数里距离时,不仅没有再次遇到那灰色雾气,就连方向都丢失了。无论吴钱,如何催动神识,却是始终辨不清东南西北,这让吴钱心中颇为恼火。

就在这时,那身后的狼首妖物竟然追了上来,只见它一个纵跃,双爪连拍,数道血色的爪影罩向吴钱,接着双目爆射出两道血光,射向吴钱。

吴钱见状,怒吼一声“滚”,声音如同惊雷,震得四周的血雾都微微一颤,随后,金乙真元汹涌而出,化为金色剑海,围杀向那不知死活的狼首妖物。

狼首妖物似乎颇为忌惮那金色的剑海,竟然在空中,一个翻腾,躲避了过去,随后伏在地上,龇牙咧嘴,那条如同钢鞭一样的尾巴,狠狠朝着吴钱卷去。

吴钱见妖物躲过了金色的剑海,冷冷一笑,双手掐诀,法力一转,一道蓝色的水光,凭空涌现,哗啦啦的作响,接着一股红彤彤的火焰也跟着喷涌而出,无数火舌四卷,这还不算完,又一道碧绿色的光华闪现,散发出勃勃生机。

这三股属性各异的真气在吴钱的控制下,全部一变,化为了密密麻麻的小剑,与之前那金色剑海,形成了四种属性各异剑的海洋,这正是吴钱所学《四象归元明洞剑经》当中的四象属性剑阵,如今被吴钱彻底施展出来。

只见这四股属性各异的剑海,在吴钱头顶盘旋飞舞,发出一声声的剑鸣,那狼首妖物先前施展的攻击均被这密密麻麻的剑海绞杀了个干干净净,就连那妖物如同钢鞭的尾巴,都被斩成了数十段。

此时的吴钱犹如行走世间的神祗,剑光所到之处无不披靡,那狼首妖物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只是怒吼连连,想要突破吴钱身前的剑阵,不过,那全是妄想罢了。

虽然这狼首妖物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吴钱却没有痛下杀手,他可不想杀了这个妖物,再来更厉害的。吴钱现在只是保持优势,希望他人能够赶紧破阵,虽然没人说起,但吴钱知道此次进山的修士当中绝对有金丹境界的高手,否则,就凭表面上的这些人,根本不是那邪神教教主的对手。

血雾深处,一身金线蓝袍的千羽小乙,先是施法困住了那血雾幻化的邪神,接着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三十六颗晶莹剔透,拳头大小的珠子,随后,默念法诀,接着那些珠子,便化为了数十道流光,消失在了血雾当中,然后,他又取出四面刻有云纹、鸟兽的青铜古镜,然后将镜面朝外,布于四个方向,随后盘膝坐下,慢慢双手不断挥出金光,打向四面青铜古镜。

青铜古镜随着千羽小乙法力的打入,渐渐地散发出青色的荧光,接着光芒越来越盛,最后,在千羽小乙一声大喝之下,那四面古镜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接着竟然幻化出无数的古镜,成百上千的金光,闪耀在血雾当中。

就在这时,千羽小乙冷冷一喝,双手一指,那些金光幻化的古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耀眼,就血雾都遮挡不住。如果从空中俯视,定然会看到,那分散出去的三十六颗珠子,竟然均匀分布在这血色雾气当中,在金色古镜的映射下,也散发出浓浓的金光,充满了整个血雾大阵。

金色的光芒如同夜晚的星光,给了迷失在血雾当中饱受折磨的修士以慰藉,让他们重新拾起了战斗的信心。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就在金光逐渐照亮血雾时,万窟山一处洞穴中,数十位操控阵法运转的血袍修士,只感到眼前金光耀眼,随后便暂时失去了对血雾内情况的感知。

在这关键时刻,千羽小乙一声长啸,接连打出十数个古怪的法诀,接着便是无尽的金光闪耀,照耀整个法阵,那弥漫四周的血色雾气瞬间便被金光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法阵被破,操控法阵的邪修被法阵反噬,均都闷哼一声,跌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破去了法阵后,那四面青铜古镜咔嚓一声,便碎裂开来,那些散落在四周的珠子,也都会为了灰烬。

千羽小乙看着化为碎片的青铜古镜,脸上闪过一丝肉疼,叹了口气,然后看向四周,只见此时,自己所呆的地方,已经不是那个狭窄的山路,而是一处山坡,四周虽然笼罩着灰色的毒瘴,但是毒瘴却是如同天幕一般,距离地面起码有数丈。从此地看去,那笼罩整座万窟山的毒瘴离地面的距离,竟然是从山脚随着海拔的高低而增加,难怪那群邪修能够存身此地!

千羽小乙神识四扫之下,发现有上百名修士在自己周围,不过最近的也有数百丈,此刻大家都在发愣,显然还没明白那令众人苦不堪言的阵法是如何破去的!

就在这时,远处成百上千的血光朝着众人所在之地掩杀了过来。千羽小乙见状,哪还不知道,邪修开始拼命了,当下一声长啸,将众人惊醒,随后便化为一道金光朝着那远处杀奔而来的血光迎了上去。

散落在各地的修士见此情形,也是有样学样,长啸连连,各种遁光朝着那杀奔而来的血光,迎了上去。大家在那古怪阵法中吃足了苦头,全都憋着一股恶气,此时见有邪修前来,哪还沉得住气。

吴钱先前见金光耀眼,便知道有人破阵,此事件那与自己对峙的妖物消失,而血雾也散尽,便明白那古怪阵法,已经被破去,此时他瞧见远处山坡上无数的光芒照耀长空,哪里不明白众人已经对上了邪修,当下收了头顶上的剑海,御使飞剑,朝着那处山坡杀奔而去。

山坡上,成百上千的修士,纷纷赶到,相互找了对手,便厮杀起来。

身穿金丝蓝袍,面容俊秀的千羽小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金色的法剑,接连劈出十数道剑光,便将冲奔而来两名烧穴炼窍境界的邪修绞成了碎片,接着便迎上了一位披发赤足,一脸络腮胡子,长相狰狞的大汉,这名大汉修为乃是凝煞境界,虽然比千羽小乙低了一个境界,但是仗着手段诡异,法器古怪也与千羽小乙斗了个旗鼓相当。

一袭白衣的白薇薇,一人独斗四名练气化形境界的邪修,将他们狠狠地压制住,打得他们不断败退,就在他们一个不留神之际,一道白光从白薇薇袖子中冲出,将其中一位长相肥胖,光头汉子打掉了半个脑袋。

那白光一闪,停在空中,竟是一名面容俏丽,精灵古怪的少女,只见她轻轻一笑,一条白色长绫化为数丈长,狠狠地缠向那几名因同伴死去,而慌乱无措的邪修。

一身紫衣的白水剑宗王剑愁,意气风发,脚踩飞剑,于邪修当中,无人能挡其一剑,顷刻间,便有数十名邪修惨死在他的剑下。

那一身紫色长裙,秀发飘飘的薛云秀,手持碧水长剑,在空中连斗两名凝煞境界的邪修,脸上毫无惧色,将那两名邪修打的连连后退,叫苦不堪。

一时之间,山坡上轰鸣声不断传出,山石都被法力打碎,无数的尘烟四溅,狂风乱卷,各种惨叫声,怒吼声,传遍山间,犹如修罗地狱,凄惨无比。